どうして

KKL,RPS,J禁


“为什么是光一君呢?”

曾经无数次有人这么问刚。

 

年少时合宿过的亲友这么问过。

彼时两人还在同居,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对方对待他的态度变得暧昧不清,刚于是毫不犹豫地搬出了那个家,对方心领神会之下两人便淡了联系。

之后在某次节目的录制时碰上,结束后相约吃夜宵,几年的沉淀之下,亲友面对自己的眼神少了当年的炙热,但问出口的话却仍带着一股子执拗,像是要追回这几年的光阴,为当时莫名出局的自己抱不平。

“嘛,为什么呢。”刚不自觉地捋着头发,“准一不会乱吃醋,不会说老爷爷的冷笑话,不会随便指示我干着干那,不会在纪念日还打一整天游戏,说起来也许更适合我呢。”

“可是?”

“可是像准一这样更适合我的人会出现很多,但是光一只有一个啊。”

愈发英俊温柔的青年注视着对面说完这话仿佛有些不好意思般笑了的友人,明明他什么都没回答,却突然找不出话反驳了。

 

看着他们俩长大的前辈这么问过。

有十年都一起年末年初地办演唱会,何况前辈年龄也上去了,所以刚格外珍惜一起的时光,即便自己酒量很差也会在结束后陪对方小酌几杯,两人的话题也从过往的与夫人的烦恼演变成了长大了的孙辈的琐事。可唯一十年不变的话题,是关于相方的相谈。

可今年告别前前辈这么突然的疑问依旧让刚几乎措手不及。

“哎?建桑怎么突然这么问?”

“我啊,虽然只客串过一两部戏,但是看过刚君很多作品哟,刚君再怎么演在我这里可是清楚得很呢。”

刚悻悻地收起一脸不解的表情,手上把弄着酒杯,大大的瞳仁中反射出玻璃酒杯的晶亮:“我也想搞清楚为什么啊,可是要是知道为什么,世间不就少了许多热恋失恋的人了吗。”

“这么喜欢一个人,会很辛苦的哟。”前辈拍了拍刚的背,手掌裹挟着善意的温度,“但是两个人的话也许会幸福呢。”

“啊啊,无礼无礼,”刚夸张地摆摆手,借着酒劲发泄般地说道,“见不得光还得不到父母的祝福,这么沉重的恋爱说不定哪天说结束就结束啦。”

“可是呢,既不被世人瞩目,又注定得不到祝福,这样才称得上是罗曼蒂克不是吗?”

年近七旬的男人冲他眨眨眼,慈祥的双眼中透露出的豁达令人动容。

 

喜欢相方好多年也一直明示暗示却一直得不到回应的女优也这么问过。

“刚君太狡猾了!什么都不表示却可以让光一君一直待在身边!”

酒醉后的面容显得愈发娇艳,泫然欲滴的眼泪让刚都不忍,只好沉默地听着女优的抱怨越来越直白。

“刚君明明有那么多追求者,把光一君留给我们不行吗……为什么非光一君不可呢……我也好想有个能说出‘非他不可’的恋爱对象啊!”女优说完这句就酒力不济地撑着桌子瞌睡过去了,留下刚一个人苦笑。平时那么可爱娇弱的女生,遇到和恋爱有关的烦恼也会喊出这样有力的心声呢。

“明明大家都说相方是计算通,说他故意不出去交友不结婚,大概只有恭子酱看清现实是我放不开手呢。”刚轻轻地替女优披上外套,一边自言自语不知道说给她还是自己听。

摄像机前计算精确到毫厘的距离感,有时候会被直线条的对方无意识地破坏殆尽,表面上不经意的样子,内心里对于对方不自觉的动作却隐隐感到自满,即便对方因为感受到自己的若即若离而苦恼也乐此不疲。

如果是女人,我一定是坏女人吧。

可,为什么非光一不可呢?

明明是这么一个兴趣截然不同、没有浪漫细胞、生活单调到有点无趣的人。

身边也不是没出现合适的人,却每每在可以展开恋情的当口被自己亲手斩断了。

为什么呢?

 

给女优的经纪人打了电话,和值最后一班的酒保打过招呼,付了账走出居酒屋,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刚掏出手机,待机画面上显示出来自名片为“老爷爷”的邮件。

点击,打开,只有两个字:

在哪?

为什么呢?

在东京醉人的春风中,刚不自觉地笑了。

嘛,就让他用一辈子,慢慢找出答案吧。


评论(2)
热度(49)

© 萨苏噶Kin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