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with You (Part 1)

J禁,RPS,作品人物与现实无关,可能BE,注意防雷。


光一不会忘记那个早晨,就如往常他有额外的工作先刚一步出门的每一个早晨那样。
在闹钟响起的五分钟前醒来,取消了闹铃,轻轻拨开爱人搁在他胸口的手臂,顺手把滑到他腰际的被子往上提了一提,光一用尽量小的动静滑下床角。
洗漱后带着潮湿的发梢走出浴室时,浅眠的爱人翻了个身却还未醒来,大半个脑袋埋在两人硕大的枕头缝隙里,露出浓密而蓬乱的卷发。
光一无声地笑着拐进客厅,角落里的宠物狗听见动静旋即睁开眼,却仅仅摆了下尾巴算是打过招呼,趴回窝中继续打盹。
他打开冰箱,找出贴有标签的饭盒,上面仔细地列有正为舞台剧严格控制摄入的他标注的日期和食物分量,和演出日相匹配的剩下的几个饭盒整齐地码在一边。
一口喝光牛奶把玻璃杯放进水槽中时,刚惺忪睡眼,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走进客厅。
“已经要走了吗?”
光一穿上一件旧的已经有些起球的黑色运动外套,一边透过穿衣镜冲着刚点了点头。
刚趿拉着拖鞋走过来,困地连话也说不清地和他道别。
光一从门前的衣帽架上拿了渔夫帽戴上,又犹豫了一秒摘了,伸长脖子想给爱人一个告别吻,刚却躲了一下。
“没刷牙呐。”
光一腹诽,都多少年了,连最邋遢最狼狈的样子都看过难道还会介意没刷牙。
重新戴上渔夫帽,确保帽檐压到几乎看不到眼睛,光一说了句“走了”便迈出大门。
刚在他身后亦是简短地道了声“待会见”,防盗门便哐地合上了。

“今天刚君也会上台吧?不知不觉就隔了七年呢!千回的时候好像还在昨天呢。”
一路上经纪人情绪挺高,一直在和光一搭话,即便他和往常一样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也没停下来话头。
保姆车从特殊通道驶入帝剧的后台,停稳后正要下车,裤带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光一掏出手机,发现是刚的邮件。
“给世界的光一大人,恭祝2000回,我的LOVE稍后送达。P.S刚刚是害羞啦,到后台补上~”
跟方才情绪完全成反比的邮件后甚至跟着一串害羞的颜文字,搞得光一哭笑不得。
摁了手机的关机键塞回口袋,光一跳下了保姆车。

当日最后的彩排,舞台剧的伙伴因为这特别的日子格外兴奋,只有光一一如既往地淡定地沉浸在角色中,仅仅在上台前说了几句鼓舞士气的话,惹来后辈们的抱怨。
演出顺利地进行,对于光一来说这一天和以往任何一天并没有什么不同。这是他一半的人生都倾注了血与汗的事业,所以不会因为两百回和两千回的差别就少努力一分一秒。
幕间,工作人员来确认一会刚和其他嘉宾上台致辞的事项,捎来刚的话,因为前一个工作结束晚了现在堵在了路上,要把其他嘉宾的致辞移到他的之前。这些突发状况其实早就在之前开会时预演过了,没什么可以出错的地方,光一没多想就上台了。
谢幕后,耳麦里传出工作人员的声音,让之前合作过这次特意来祝贺的前辈上台,共演们也帮着炒热气氛。台上台下一片欢声笑语中光一听到耳麦中说刚君还没赶到只能跳过他的环节了。
因为之前并没有宣传刚会来,台下观众也只当一切如常,心满意足地退场去两千回特别采访区了。

回到后台,共演们夹道欢迎,还有不少上来和他拥抱祝贺,光一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地一一回应过后,和经纪人一起回到休息室。
全身的肌肉放松下来后,整个人的精神都松懈了。
也许是年纪到了,光一越发感觉每一场演出后用来恢复的时间正在一年比一年长。休息时角落的高压氧舱换了好几代,用刚的话讲,已经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高级货了。
看着一动不动瘫坐在那的光一,经纪人习以为常地给他汇报:
“刚刚和滨田通了电话,刚君已经尽力在往这边赶了,说不定能赶上发布会。”
放松状态下光一的脑子接近当机,可刚的名字依旧能抓住他全部的注意力。
“开车的是刚?”
“嗨。”看着眼前人好不容易散开的眉宇又一次皱了起来,经纪人赶紧补充,”不过滨田有好好看着的,过来也就走那一条高速,很安全。”
光一闭着眼揉了揉眉头,嘟囔了几句,经纪人听着也无非是“急躁”、“喜欢超车”之类的听惯了的那几句,苦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
“嗨,今年份的。“
“哎,又来?”
虽然语气不耐,接过去的速度可一点不慢。
纸笺上和往年鬼画符一般的留言不同,意外地称得上写实。
一个三角嘴的小人穿着露出腿毛的短裤,牵着一条毛发蓬松的小型犬,一人一狗都瞪着圆溜溜的眼看向他。
光一刚要松口气,却发现小狗的项圈上写着“寻宝”二字,顿时无语。
“什么啊这是?!”
“刚君说。。。”
经纪人笑眯眯地还没说完,休息室的门被猛地推开了。

TBC

评论(4)
热度(14)

© 萨苏噶KinKi | Powered by LOFTER